敗類!中國女籃最“無恥”叛徒!裝病偷入日籍,認日本富商做幹爹

作者:



“教練,這場球打完我要去日本養一下傷。”

誰能想到,她這一去,再見時竟成瞭場上的對手?



再見已是“杉山美由希”

2010年,北京首鋼的教練帶著隊員們研究戰術,復盤比賽時,發現對面的日本隊遞交的名單中多瞭一位名不見經傳的“新人”——杉山美由希。

教練翻遍資料都沒有找到有關這位的比賽視頻。

難道這次日本隊在訓練時有意藏瞭一張強勁的“底牌”?



“日本隊上場,杉山美由希。”

當裁判喊到她上場時,中國隊這邊全都探著腦袋想要看個究竟。

結果這一看,所有人都以為自己眼花瞭。

這不是和我們天天一起吃飯訓練的李明陽嗎?怎麼變成瞭日本女人?



教練也懵瞭,李明陽不是跟自己請假去日本養傷嗎?

怎麼再見時“李明陽”就變成“杉山美由希”,效力日本隊瞭。

或許隻是兩人長得像,安慰自己認真看比賽,結果這比賽越看越心驚。



無論是傳球姿勢還是投籃的手勢,這分明與李明陽的習慣別無差別。

看到這裡,教練和觀眾都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瞭。

而賽後采訪,“杉山美由希”一開口的中文,直接讓所有人確信,她就是李明陽!



運動員加入其他國傢隊伍中表現自己其實早已屢見不鮮瞭。

但唯獨李明陽“無恥”至極,令人憤怒!



裝病離開,全傢掩護

“打籃球就是要為國爭光的,等她慢慢長大便理解瞭。”

曾幾何時,李明陽的母親接受采訪說出這句話時,滿心驕傲。

因為丈夫、女兒和自己都是國傢隊的籃球運動員。

她是和鄭海霞同年進入國傢青年女籃隊的,隻是後續選拔時最終沒能代表國傢參加比賽。

這樣標榜“為國爭光”的母親,任誰都難以相信會在采訪中謊言連篇。



2010年,正在監督女籃日常訓練的教練突然收到瞭李明陽一條“病假”請求。

身為籃球運動員,高負荷地訓練,碰撞和摩擦,身上有傷痛是在所難免的。

教練還關切地表示,隊裡會幫其聯系北京最好的專科醫院幫助恢復。

李明陽拒絕瞭,她表示傢裡人已經幫她找好瞭日本一所更高級的醫院。

教練不疑有他,隨即放李明陽離開訓練基地。



眼瞅著不久就要世青賽瞭,教練打電話詢問李明陽何時歸隊集訓,她母親接瞭電話。

表示自己女兒還需要再在日本療養一段時間,才能更好地恢復備戰比賽。

而體育記者發現李明陽並不在世青賽日常訓練當中後,記者聯系不到李明陽本人便又聯系瞭李母。

可李母上下兩片嘴皮子一碰,竟然污蔑起瞭北京首鋼。

她表示,女兒在隊裡並不受重視,受傷瞭也不給帶去醫院治療,女兒缺席訓練就是因為在日本養傷。



得到這一消息的記者大為吃驚,隨即聯系北京首鋼證實此事。

得到的答案自然是相悖的,不理睬李明陽更是無稽之談。

甚至期間教練多次聯系李明陽和其父母,得到的回答永遠是:“她還需要在日本繼續養一段時間的傷”。



而李明陽這個傷養的也是千古未聞,養進瞭日本隊,還養出來一個日本爹。

為瞭能在加入日本隊後拿到更高的工資,李明陽就必須參加獎金更多的國際性比賽,但國際籃聯表示其必須要有日本籍。

於是李明陽選擇認日本香頌公司的部長“衫山明宏”為自己的養父,衫山明宏也為其取名“杉山美由希”。

這波操作,讓李明陽用最短的時間拿到瞭日本國籍。

如此“歸心似箭”,難怪教練發文大罵其為“中國女籃的敗類”!



歸化日本早有先例

其實像李明陽這樣加入日本隊效力的籃球運動員屢見不鮮,甚至開辟瞭一個專業詞匯叫“歸化球員”來專門形容他們。

他們的行為本質上同學術界的移民一樣,也是一種技術移民。



但他們與李明陽有著本質的區別。

因為他們加入日本隊時走的都是合理合法、正常溝通的途徑,在加入後也沒有抹黑原“東傢”的行為。



比如李莎莎、王岑靜,魏新等人,都先後加入瞭日本籍,改名並為日本隊效力。

李莎莎加入後改名“川村李莎”。

在日本隊每場比賽中場均貢獻12.6分和6.5個籃板,為此還拿到瞭代表日本參加國際性比賽的資格。



王岑靜歸化後改名“王新朝喜”。

並且在中日籃球比賽中,幫助日本女籃毫不留情地多拿下瞭1分,讓日本女籃憑借這一分逆襲獲勝。



魏新因為出生在青島,所以他的日本名字叫“青島心”。

2010年加入日本籍後,就成功入選瞭亞運會日本男籃的集訓名單上。



像魏新這樣改日本名字還要加上傢鄉以示自己“身處異地,但心系祖國”的運動員,還有個趙希。

因為出生在天津,所以歸化日本隊後,她的日本名字就叫“天津心”。



隻是當他們看見百科裡自己痛失中國名字的時候,不知道有沒有後悔自己親手拔瞭連接祖國的根?



與他們相比,可以說李明陽是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”。

從她裝病離開,到父母沆瀣一氣,再到認爹改國籍,這每一步她都走得“心虛”。

如果是嫌當時的女籃待遇不好,那她大可以坐下來開誠佈公地與北京首鋼談妥自己的去留問題。

而不是選擇借口裝病,除非李明陽心中有“鬼”,明知羞愧。



運動無國界但心有

除瞭中國籍運動員加入其他國傢隊伍參賽,別的國傢的運動員自然也有加入我們國傢的。

我們泱泱大國,自然是開放包容的心態對待每一位去留的運動員。



當初被國乒視作“團寵”的日本運動員福原愛,就是從小跟著我們的教練和運動員一起學技術,練習乒乓球。

學成回到日本隊參加比賽,不論是否遇到中國隊,是否打出好成績,中國觀眾和日本觀眾都沒有指責她的。

就是因為她來得光明正大,簽署瞭在中培訓合約。

你若坦誠,我們自然不吝分享經驗。



另一位加入的運動員,也是光明正大地來的。

短道速滑的世界冠軍林孝俊,也是近年來自願放棄韓國國籍,加入我們中國短道速滑的陣營的一位運動員。



與福原愛不同,他選擇加入中國隻是希望有一個幹凈良好的比賽環境。

他在韓國隊比賽時經常遭受黑幕和排擠,因攀巖時失手扯到瞭師兄黃大憲的褲子,而被污蔑“同性騷擾”,離譜的是他不僅被強制要求公開道歉還被判瞭一年的有期徒刑。



而這個師兄也不止一次針對他,曾經在滑行過程中他對林孝俊“冰刀踢臉”。

你以為他不是故意的?其實早前他對我們的運動員武大靖也這麼幹過,屬於是“慣犯”。



在自己國傢遭受屈辱,即便贏瞭比賽也感受不到任何“為國爭光”的榮譽感。

因此韓國有很多運動員同林孝俊一樣離開自己的國傢,加入別的國傢隊伍中效力。



還有一些因為現實的經濟原因加入其他國傢做運動員的,我們也都可以理解。

唯獨李明陽。

國傢沒有辜負過她,隊員和教練也沒有苛待過她。



拋去空泛的“為國爭光”四個大字,運動員也僅僅是一個職業而已。

選擇哪傢公司,選擇更高的待遇,是走是留都可以。

但既然已經簽下瞭“勞動合同”,離職就要走正規流程。

而不是無恥的認瞭日本爹後反過來詆毀。



如今的中國女籃已經有過很多冠軍的好成績瞭。

而選擇離開李明陽不論得到什麼結果,前途是好是壞,都不會再被球迷同情。



結語:

不要失瞭成績又失瞭人品。

身為國傢運動員,要永遠問心無愧,才能前途坦蕩,為國爭光。



部分參考資料:
百科|杉山美由希個人資料
人民日報|中國籃協斥日本籃協挖角 嚴重影響體育界秩序 2013-04-16
環球網|李明陽為日本出戰有條件:籃協點頭+200萬日元 2013-04-15
環球網|曝女籃新星赴日細節:養傷為由離隊 一去不回 2013-04-15